作为孩子最好的老师,你们靠谱吗

2021-08-01 19:39:00 教娃长大

一个孩子从出生那一刻就如同一张白纸,在没有上学之前,与父母的互动最多,同时受父母教育的影响最大,家长是孩子的榜样嘛。孩子成长的一系列问题,不能偏激的全盘推给学校教育,做父母的有很大责任,理都不直,没必要气壮。极端的棍棒教育下,教育不好,还教育不残么?

相对于父亲的恶语相向、拳脚相加,母亲并没有强多少,只不过没有像父亲天天打而已。母亲常说的一句话是,她对我已经比姥姥当年对她好得多得多了,画外音觉得我不知足。呵呵哒。

很小的时候,特别依赖母亲,总希望她能抱抱我,记忆里的我,总是仰着脑袋,抱着母亲大腿可怜巴巴的哭喊着,妈妈抱抱!妈妈抱抱!母亲一边忙着自己的事情一边呵斥着,抱什么抱!

不是非要作,其他方面做得不到位,只能逼着我去乞讨还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一点点安全感。结果也被无情的忽视和粉碎。呵呵哒。

小时候住的老房子,开门就是道边,那时候路边种的全是梧桐树,然后经常有工人进行杀虫工作,他们离开后,毫不夸张,像是满天下着毛毛虫雨似的。小学学校离家近,就五分钟的路吧,这排树是必经之地,走一趟弄不好就会落到身上个把只,最最让人受不了的是,满地都是毛毛虫,大部分都是活的,密集恐惧+强迫症的我根本无从下脚,而且当时个子小,视线离地面更近,头皮发麻已经是好的,一下脚就是满鞋底的黄绿色液体和虫子尸体,还有,味道。

然而父亲母亲一点没感觉怎么地,中午放学回家吃饭,父亲特意把矮饭桌放在门口那些毛毛虫的地方,我坐着板凳,根本害怕得要死,只能尽量加快速度吃,过程中有的毛毛虫顺着桌腿蠕动到桌面上,吓得我简直了。我一边赶紧嚼饭,一边不停地转来转去,检查全身上下有没有毛毛虫,在快吃完的时候,竟然有一只爬到我袜子上了,吓得我想也没想就把袜子脱了甩出去,袜子还没出去我就后悔了,这被问起来不又是一顿打么,所以想捡回来,最终还是没能克服恐惧,就这么继续上课去了。晚上临睡前,母亲发现少一只袜子,质问我哪去了,后来我委屈的交代了事情原委,然后得到一句,败家子。

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母亲经常考我,几个一毛是一块,几个五毛是五块,什么的,跟绕口令似的,都绕晕了,也不告诉我为什么,就是一顿死记硬背,问一个我猜一个,猜错了就是一顿打,还记得有次用扫床的那种小扫帚直接冲我扔,我下意识用胳膊挡了一下,正好打在胳膊肘的骨头上了,还出血了。

还有教我从一数到一百,也不告诉我有什么规律,就是她说一遍让我重复一遍,然后不让我睡觉,看着父亲母亲都躺下了,我还穿得单薄站在地上瑟瑟发抖,我就一边掉眼泪一边凭着模糊的记忆,从一数到一百,好容易数对了,母亲又出题,说还得从一百倒着数到一,我蒙圈了,不知道怎么数,母亲咒骂,一到一百会数,反过来就不会了!?然后警告我,背不会就别上来睡觉,后来自己哭够了,静了静,慢慢找到规律了,自己默默背了好几遍,确认无误,推了推睡着的母亲,给她背了一遍,她满意了,我终于能上坑睡觉了。后来还有背九九乘法表几乎也是各种虐。

母亲爱化妆,有几次我在坑上玩儿的时候不小心坐坏了她的眉笔或者粉饼,母亲就拿东西砸我,从坑上给我打到下坑,就一个屋子,没处躲没处藏的,母亲坐坑上朝我扔所有能扔的东西,记得有那种大个锁头,还有木质小板凳,砸得我嗷嗷哭嗷嗷叫。

住在老房子的时候,母亲和一些来自南方打工的租客挺熟,他们有事总来找母亲,称呼母亲为姐,他们常来,对我来说已经不陌生了,有次父母亲都不在家,他们又来找母亲,本来我不想开门的,因为是老房子,有那种小气窗,而且我们家就在一楼,他们扒着小气窗看到我在家,就各种劝说要我开门,他们有急事找我母亲,我当时十岁还不到,怎么也说不过他们呀,后来我想毕竟他们常来,应该不是坏人,如果真是没见过的我可能也不用犹豫了。开门以后我以为就一个两个人呢,结果陆续进来四五个。当时我就傻眼了,后悔了。然后他们在沙发上坐着等我母亲回来。那天父母亲是一起回来的,刚进门就傻眼了,还有些生气,母亲把他们送走后,开始教训我,我说你们不是认识吗,母亲说,越是这样越好下手。呵呵,三观已错乱,谁让您是母亲呢,您怎么做都有理。

母亲是过过苦日子的人,落下了抠搜爱算计的毛病,捡到钱啦,钱包啦,都是据为己有,不捡白不捡,捡了就是自己的。有次过年在小姨家,姥姥小姨给我压岁钱,挺开心的收好了,玩着玩着,想去厕所,路过我放包包的位置,赫然一张毛爷爷在地上,当时以为是我的压岁钱掉了,下意识查看了自己的包包,确认不是自己掉的。我就犹豫了,地上这张捡是不捡,想到了母亲平日的教诲,不捡白不捡,捡!趁着没人注意,我就放到自己包包里了。

隔了不长时间,听见姥姥和小姨说她少了一张钱,我当时心里有些忐忑,想还,但这时候从我包里拿出来说不清了,想想算了,也不一定能发现是我拿走了,就放心的继续玩了。谁知道玩不过大人的套路啊,小姨当时就翻我的包了,确认在我这,于是和姥姥商量,不要直接说我。等过了一晚上,我以为没事了,大家一起去姥姥家吃烧烤,当时小姨跟我坐一起,吃得差不多了,低声问我,钱是不是我拿了,看我还不承认,她又举了好多例子,我还是没承认,但是已经怂了,最后小姨说她知道是我拿的,说跟姥姥认个错他们就不追究了,我是极不情愿的,因为觉得自己又不是故意认准了钱去偷的,不知道谁的,就捡了而已,怎么就错了。

后来闹得沸沸扬扬,家里人都知道了,母亲下不来台,开始教训我,最后结论是,这是自己家人的钱,不能拿。呵呵哒。说实在的,我在出这个事情以前一直以为父亲母亲和我,这三个人才是一家人,没有考虑过,哦,姥姥是母亲的妈妈,小姨是母亲的妹妹,你们也是一家人。

母亲经常说我不如别人家的谁谁的孩子懂事。她动不动懒得张口,懒得下床,就用脑袋和眼神示意我,帮她拿什么什么东西,我抓瞎总是拿不对,不知道她到底要什么,结果就骂我,亏了我没瘫,我要是像电视里那种瘫了,还能指望你啊!指望你都得饿死,东西就在你眼前,都看不见呐?你眼睛都长哪了?当时我就想,你不是好好的吗?干嘛要想这些东西?等你真的瘫了,我再学也来得及吧。真让人搞不懂……

相对于父亲,母亲的打法、性质、程度和频率都不同,母亲的打点比父亲要高些,自然频率不高,多数是错了才打,主要以扔东西为主。对于这种教育方式欠妥,母亲在学习上的打我,我体谅她,我认了,其余的锅我不背。

好好说话,平静沟通有这么难么!?

热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