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玉的沁色》沁色,亦作浸色 顾名思义,就是浸泡、浸染的意思

2021-10-14 21:36:00 翡翠春秋

沁色,亦作浸色。顾名思义,就是浸泡、浸染的意思。清代陈性在其所著《玉纪》中,如是说:“所谓沁者,凡玉入土年久,则地中水银沁入玉里,相邻之松香、石灰以及各物质之有色者,皆随之浸淫于中。如下染缸,遇红即沾红色,遇绿即沾绿色。故入土重出之玉,无有不沾颜色者。若无水银沁入,虽邻近之颜色亦不能入玉中也。”陈性提出的水银导致受沁的说法影响深远,许多后世的古董家都认可这一观点。 但究竟某种沁色为何种物质浸染所致,仍不为人所知。如刘大同《古玉辨》中说:“受沁之原,不易深究,足见地气化生万物,奇奇怪怪,变化之无穷也。……均未知古玉受沁之由来也。”张景鲲《汉玉研究》中也说:“玉如土中,遇色彩而染沁,能确举者数种而已。……穷其受沁之源,究难确证。”

直到李凤仪所著《玉纪正误》中,才给出了较为详尽的答案。此时已跨入民国,所以这本书的特征性很强,极为明显的烙印就是“科学”一词被高频率地使用。作者用“科学新知识”来分析玉器,可谓前所未有,读来耳目一新。

其书《玉色》一节谈及“受沁”的内容颇为精彩:“明乎玉之构造,则玉入土其受沁理由亦甚显著。盖入土年久,地中热力蒸发,玉面之硅酸溶解。玉之硬度赖硅酸保护,今失却保护能力,则外物自然侵入。此玉之受沁极大原因,实无关水银也。水银传热极速,亦不过助地中传热能力之一种。”

作者在批驳“血沁”之色是尸血所致这一错误观点时,举出埃及木乃伊的例子:“彼以红者为血沁,殊不知尸体入土,血液腐败已无色泽可言,安在见其于千百年中蓄此能力,以渲染最坚之玉石乎?观埃及之古尸,虽能保存不腐,亦仅质存而色已尽变。是可知矣。”甚至还“兹将酸化金属成色附表以证之”。这张表中对于沁色成分的研究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当时代发展到今天,无论是通过科学的田野考古工作在获取第一手实物资料的方法上,还是借助高端、精密的科学仪器对出土玉器进行观察和数据分析上,以及考古信息的明朗化和便捷化等方面,都达到古人无可比拟的高度。随之,就是研究水平的水涨船高。

从现代矿物学的角度看,玉石是多晶集合体。软玉组成中铁和镁的占位比率,决定了颜色的深浅,随铁含量增高而颜色加深。由于玉的物理、化学性质较不稳定,所以出土的古玉大多数会有色变的现象,即“沁变”。通过扫描电镜观察其显微结构,受沁后的古玉,其纤维粗细无明显变化,矿物成分亦不变,但结构变得疏松,硬度降低,比重亦会有所下降。

仔细观察出土古玉上自然形成的沁色,或是从玉器的边边角角,或是从有裂痕的地方,或是从结构松软的地方开始沁入,然后,向玉器的内部一点一点渗透,慢慢地进入肌理。这一逐渐渗透,慢慢扩散的“沁痕”,被研究者们定名为——“走色”。它不仅仅是一种颜色上的变化,更体现了一种过程上的渐变。“沁变”是有层次感的,边缘处沁色非常的老,且玉质有钙化,由边缘往中间逐渐渗透。当代台湾学者李更夫在《玉器鉴定全集》中指出,沁色的纹路走向:“凡线状者,多有凹陷现象,呈片状者,势如行云流水,以不规之形势向四周扩散。”

-- 以上这段是引于“止于考古”的一段博文,与书本相较,写的极好,就引来一用。 个人认为,之前所持的这块璧应为黄土沁。千年所处的墓室保存较为完好,无杂色。沁色如上文中所述:呈片状,势如行云流水,以不规之形势向四周扩散。

(水浸了两天,与之前刚入手时相比。似乎表面的灰又多了些,但抚摸下,依然平滑)

就像刚做了面膜的人,收紧的皮肤之前为验证这块玉表面的灰不是酸或碱咬,有做过PH值的测验,结果核验正常。

今天得空,细看了下玉质。质地应该是和田白玉的籽料所制。有图如下:

白而老熟 ,之前的透光照也可以表明,质地优良。

试想今时今日,一块白籽切成这样的玉环。不要说这样大小的籽料已经一籽难求,就是这样大小的边角料素环不用做旧就可以轻松以万元以上出售,又何需要画蛇添足的去做旧?

此璧总体的沁色为黄色,淡处为嫩青黄色,重处为黄中带红。厚厚的黄土将古玉保存的很好。 之前的第一张表上写着:铁酸化为黄色,硫酸为赤色。这跟黄土沁有什么关系? 百度有说明:黄土 huángtǔ loess;yellow earth 不成层的垆坶沉积物,其颗粒大小介于粘土与细砂之间,呈浅黄色或黄褐色,广泛分布于北美、欧洲和亚洲,现在一般认为主要是由风沉积的,常为钙质并往往含贝壳、骨骼和哺乳动物的牙齿以及碳酸钙结核,有时也含氧化铁结核而形成可大量贮水的优质土壤。

(说来话长,以图简表)

(纹饰沟壑里还残存的泥土,已经清理了一部份,还有一部份难以清理,就让它们留着了)

之前有置疑声说这块玉,刀工软,其实并非如此。因为出灰的厚膜覆盖了纹饰的表面,才造成一种软的假像。(关于刀工纹饰,以后另外谈谈) 今天是周末,阳光好,也偷闲。细看了一下这块玉。又有新收获!

(收缩的沁疤 )

而且浮灰并不是成结板状,透光下似有不规则的间隙。估计跟黄土有关,因为黄土的颗粒间隙比较大,所以得此现象。

玉结构里的冰裂纹,应该就是解理,因为解理冰裂纹的产生,使的沁色多在单向一边。

上图看来更加清晰。其实古玉除了盘玩的包浆,还有生坑所有的必浆。承认或不承认,它就在那里。人为也可以仿的东西,咱们就以那个为证据,只能以排除法来证明清白。 有兄倒是好意,让我研究下是不是被染色蒙蔽的视角。确实,古代就有染色仿古件, 而今的技术又向前了N步。 这里简单的说一下关于玉石的染色。玉石的染色的比较常见的有三种.  第一种是冷沁.这种比较简单.也是最常见的染色方法.一般被染色的料子都不同程度上带有棉或者僵.而棉或者僵的地方结构一般都比较疏松.局部密度也相对较低.染色的人一般是由化工染色剂.冰乙酸.无水乙醇等十余种化工原料调配出的药水在苯酚等若干种起渗透作用的药水的配合下将料子放入事前调配好的药水中.冷沁一段时间.一般都是一个星期左右.然后捞上来仔细观察.把色过于假的部分磨去.只留下仿真度高的.在放入滚筒中滚.出来以后颜色看着就会自然很多了.(此种染色必然在表皮或沿裂隙而色深,颜色无层次,排除)  第二种是热处理.一般是用汽油喷枪或者天然气喷枪对准一点.用瞬间的高温改变局部结构.使被加热部分结构变得疏松.然后将事前调配好的药水摸上去.这种方法行内叫做点皮.(此种染色染与不染玉质质地有失水的差别,所染的色依然沿松结构处流走,有些会因为热喷松的喷射形成细麻点,具体可以百度喷砂仿籽玉皮色的图,排除)  第三种是慢加热染色.所谓的慢加热染色就是指先用冷沁的方法先染出一层色.然后将被染色的料子用卫生纸或者是棉布包裹起来.用事先调配好的药水倒上去使药水沁透棉布.然后把料子放入一个特制的铁桶或者是烤箱中慢加热.被染色的料子的自身温度会原来越高.然后棉布上的药水会源源不断的沁入料子里面.行内这种方法叫做烤皮.(此种染色原理同上面两种类似,依旧是疏松或裂隙处着色,排除)。 其实,现在还有一种叫电激法的染色方法,可以在表面做成牛毛纹沁色一样,此处略。(那个原理还是沿裂隙着色,排除)

解理在内部,而非表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移号推荐信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移号推荐信的观点和立场。

热门视频